散文
+

逝去的微笑

2018/1/25    作者:西凉马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82

  
  为了让自己更俱亲和力,我根据励志书本上的提示,照着镜子练习了很久,很有成效,最终在故乡周边的市场上获取了一个“西凉马的腿”的外号,而另一个”冯盛吉的嘴”己逝去多年了,我这个腿也从市场上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传奇和丰碑。远去的只有梦想,近处的只有每天十四五个小时不停的劳做和冬天单薄衣服呢下无尽的汗。
  还是回头来说笑,我见过一种很莫名的笑,那个人,老母九十多岁,身边只有单身的儿子养着两岁的娃,失去老伴的他的微笑让我心虚,我刚刚逝去了父亲,去请他参加家里的丧事,给他磕头,他一声不吭,他在微笑;给他讲起事的日期,他嘴也不动一下,他在微笑;给他敬烟,他也不拿,也不吱声,依然在笑;只到向他拜别,他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他仍然在笑。
  悲哀莫过于心死,无奈脸有笑容。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
COPYRIGHT © 2016 天马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_对联_情感日志_文章网沪ICP备11003810号-1
【电脑版】  【手机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