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民间传奇
+

红军连长张成武和秀英(十九)

2018/1/9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58

    张连长就到了营部,见到了梁营长和政委。
梁营长对他说:
“张连长,上次你和成班长从秀女村里带回的粮食要吃完了,明天一过就断粮了。你今天傍晚带上赵排长到秀女村,找秀英和吴大爹想想办法,最好在后天晚上把粮食运上山。”
“是,营长政委。”
“你很久没有下山了吧。”李政委问,口气颇有意味。
“嗯。”
“这次,你一定要多跟秀英呆一呆,不要办完事,就转身走了。”李政委还热情地提醒他。
张连长憨厚的方脸挺难为情的,还不自然地抬起他的手,摸摸他的军帽顶部。
然后,梁营长又提醒说:
“到了秀女村,尽量不要让人看见。我听成班长说村里还有地主,这些人是我们敌对势力,你要小心。”
 “我知道。”
“现在,到晚上还早,你还是到战士们那里去。”
然后,他们又说别的了
……
   天将近要黑了。赵排长和张连长出发了。由于是晚上,就是黑夜了,他俩还是穿着红军的军服。红军排长赵飞是那种一有军事行动就非要去执行的爽快,又脸皮厚的勇敢的红军排长。他看到张连长都一路没有说话,就知道张连长不太乐意和他去。就直接问:
“张连长,这次去执行任务,没有和你的成班长去,心里不好过吧?”
张连长就转脸,说:“你多心了。”
“其实成班长去和我赵飞去都是一样。你怀疑我的能力,还是担心不支持你。”赵排长开始笑嘿嘿说。
“别废话了。”张连长不太喜欢赵排长厚脸皮,声音大声了。
“你吼我!”赵排长故意这样说,也是一个喜欢逗笑他人的人。
而张连长一本正经摇摇头。
赵排长还想说,张连长就严肃看着他:“别开玩笑了!”
赵排长就闭嘴了。
   他俩就没有说话,并向前面走在暗黑的光线下,在自己脚下前面黑隐隐的山路。以及身边的在暗影里时拱时陷的山坡和在越来越浓重的夜色里的自己身上边黑莹莹的山顶暗影。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他俩接近出山口了。眼睛非常好的红军排长赵飞,就看见:前面黑越越的山口有稀微的马灯灯辉。也看见被灯辉照亮的身着黄色军服的白狗子四五个站在出口道上,一动不动,在把守着这一条进山出山的道路。
“有人!”
“什么?”还在向山脚下小心地走下去的张连长,注意力都在脚下,就听到了赵排长非常快地说了一声,吃惊了一下。
“张连长,山脚下有人把守。”
张连长才陡然站住,一看:原来是白狗子。他就马上清楚了白匪军已经把这一条进出山的路控制了。这就显示:白匪军在开始采取行动对付红军了。张连长愤怒了。可是他没有再往下想。感到现在要马上应付目前的情况:怎样才能过这一关卡?
“这么说,我们过不去了。”赵排长说,他也觉得这事麻烦了。就蹲下身子在地上。张连长看着前面的山口在发闷,一时没有法。心里急的赵排长问:“张连长,我们怎么办?”
张连长尽管没法,但还是沉着。低声说:“别慌!”看来,他在考虑该用什么法来过关卡。
“好。”赵排长有些不稳定,额头上出了些冷汗了。
他俩在一处山石旁,看着前面在黑越越的夜色里,非常安静山脚下的过道上:有四五个白狗子,在路边点了一马灯。
看了一会儿,张连长感到了,白狗子已经在控制进山和出山的路。他尽管不太清楚,敌人这一做法的深沉含义。可他知道,要让秀英他们向山里的红军送粮就更难了。性子急的赵排长看到张连长沉默的脸,好像是看着道上的看守,又是在若有所思。就问:
“张连长,咋办?”
还在处于脑子有些乱,而一时没有法的张连长,没有吭声。
“你说呀?”赵排长不耐烦了,好像张连长不准他干某事似的。
还是没有听到张连长说话。他干脆说:“我们就从这里闯过去。”
“你没有看见有白匪军吗?”张连长是提请他注意。
赵排长鼻子里哼了一声,显得那几个白狗子对他来说是不足挂齿。他还站起身子往天上一耸,伸出右手往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要拔出来。
“我一个人去杀掉他们。”
“你怎么这样冲动。”张连长说他。
赵排长意识到自己脑袋发昏了,就马上闭嘴。他想:这事让营长知道了,会说他浮躁,以后就不让他执行任务了。他担心张连长把这事说跟营长听,就用左手碰碰还在观察的张连长的手臂。
“什么?”张连长还没有主意,感觉到他碰了自己手臂,就马上侧脸问。
“你回去了,不要跟营长说这事。”赵排长在恳求他。
“为什么?”
“他会对我不满意的。这样,以后就不要我执行这样的任务了,听到没有。”赵排长说,还又用左手碰碰张连长的右手臂。
没有听到回答,他以为张连长要说,就又求他:“听到没有,不要说。你放心,张连长,我赵飞会知恩图报的。”说完,又碰碰张连长手臂。
“好。”张连长说。一个指挥员的能力被质疑了。对自己的自信心是一个困惑的事。
张连长不想说这些没有用话。就说:
“你刚才的话,不行。”
“为什么?”赵排长心气又上来了。
“这样对我们危险,可能被白狗子缠上。”
“那咋办?”赵排长双手一摊。
“看来,我们就绕开走。”张连长还是感觉只有这样。
“行,听你的。”赵排长爽快地说,又抬起他的双手,在自己的面前一挥动。
然后,两人就爬上山顶,沿着山边,到另一处山脚下去,才到了秀英家里。
   一进门,赵排长很随和,好像他认识过秀英。不等张连长开口简绍自己,就爽快直接地说:“你是秀英吧?”
“嗯。”
“我是红军一营四连一排长,赵飞!”他说到,马上有力而亲和地伸出右手握了握秀英的手。
秀英奇怪问:“怎么成大哥没来?”
“怎么,秀英姑娘,你不欢迎我。”赵排长故意说,瞅着秀英。
“不。”
“那么我就不该出现在这里!”赵排长又故意问。
“好了,赵排长,不要说笑了!”张连长知道他爱说笑。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
COPYRIGHT © 2016 天马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_对联_情感日志_文章网沪ICP备11003810号-1
【电脑版】  【手机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