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民间传奇
+

红军连长张成武和秀英(十八)

2018/1/9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45



    第二天,在秀女村。
“秀英,”慧珍到了秀英的门口,往污痕众多的被多年风雨腐蚀成灰土色的破门上,有些急地拍了拍。慧珍看上去非常阴郁。这时,门开了。她就走进去,把门随手关了。
秀英开了门,见她阴郁的脸,觉得有什么事或者村里发生了什么。问:
“慧珍,怎么了!”
“我听李四叔说,白狗子把进入山里的四条必经之道把守起来了。”
秀英迷糊了。她没有说话,不知道白匪军这一行动是什么意义。就孤疑地坐在桌边的板凳上。
慧珍更是不会知道。她俩就沉默了。这时,门外面传来了吴大爹浑厚的声音。“秀英!”
慧珍一听,说:“秀英,是吴大爹。”
“快跟他开门。”秀英马上说。这个时候,吴大爹来她家,应该是有什么要说。秀英意识到或着她觉得吴大爹来应该是关于白狗子把守进出山的道的事。看来,事情的严重性是值得关注的。
进来的吴大爹,说的是这事。他毕竟五十多岁的人了。经过的事,过得桥够多了,应该是怀疑白匪军的意图。
“看来,白狗子这样做,他们是想防止我们去山里打猎吗,好似阻断我们的生路。”吴大爹分析。他右手里拿着一根发黄有污迹在冒一点点淡蓝色烟子的短烟杆,没有马上放在嘴里,而是沉着他透着红的稳重机智和善的脸。
“哎呀,吴大爹,你说,白狗子这样做,到底要干啥?”慧珍等不得了,担心地问。
“我就是来和你们说。秀英,你说,白狗子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吴大爹显然更疑惑问,也不知道这事里隐含的意思。他把烟杆放在嘴里,吧嗒吧嗒地抽了一口,他的性感的嘴巴多么润亮。吴大爹刚要抽第二口,就心里沉重如铅,一想到白匪军在暗算红军,右手把烟杆从嘴里拿出来,掐熄了。
“大爹,你怎么看?”秀英问。
“当然是想卡我们。”吴大爹认为。“几天前,白沙镇里出了事,说红军救走了宋大哥的家人,还打伤了两个白狗子。”
慧珍立刻插进来叫好:“怎么不把白狗子都打死呀!”
“吴大爹,你说这事跟红军有关系吗?”秀英问。通过吴大爹的话,使秀英马上想到了这一问题。她不仅担心山上的红军,更担心红军连长张成武。
“红军打死了白狗子,白匪军当然想对付。”吴大爹笼统地回答。似乎也无法判明白狗子的真正用意。
“这么说,封住进山的路,跟张连长有关系。”慧珍立刻感到说。
“你们想白匪军和彭地主、土豪的利益是一样的,当然咱们穷人和红军是他们对付的对手。”吴大爹说。
“这些人,就想永远把我们踏在他们的脚下。”秀英认为说。
……
他们在秀英家聊了一阵,就散去了……

对于现在出现的事,秀英也感到迷糊。尽管她知道白匪军把住了进山的路,这样,就跟山里的红军造成了一些麻烦。是什么麻烦,她也搞不清。再想,就不清楚了。她觉得,还是要留心白匪军的动向,因为,这只是一步,而以后又是怎样的情势呢?。。。。。。。
从那天起,凡是通往山上的路都被李团长派白狗子控制起来了。而这一下,又过了近二个月。
这天在山上。
红军连长张成武和战士在树林里训练爬山。
战士们从后山下,训练跑上坡。
张连长跟着战士们一起跑,时不时催喊道,同时更加热情鼓励在自己身边往山上急跑的战士。“同志们,快点呀!更快!冲上山去呀!”
而又累又扛着步枪,一个个红军战士用足自己的劲力,猛朝跟前有葱绿树叶的高坡上跑去。那英气的军帽帽檐下一张张坚毅的脸,咬着牙,涨红的腮帮鼓鼓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露出在腰间皮带上些的灰白色军衣的皱褶,在斜斜相互交叠的绿色叶树间,迅速地闪跑着,好像红军就是在行动似的。
“连长,我跑不动了。”一个战士累得紧系在他宽皮带里的肚皮像风箱一样急急地起伏着。
“把枪跟我。”张连长说。他想为自己的战士减轻负荷。但是,不能在冲锋的道路上停步。
“连长,这……”战士觉得自己连长是想让他在跑动时,在轻松些,可训练不能停。

然后,张连长马上伸出手,把战士肩上的步枪拿过来,扛在自己肩上,说:

“小郭,不能停住,跟着我往上跑。”尽管张连长还是累,可他毕竟29岁了,自己还无负荷跑了一节,也该帮自己战士。他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不只是现在。
“连长……”小郭不想麻烦自己连长,他也打了不少的仗,当一个军人在战斗里,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不能老是要人帮助呀?
“别说了,快上!”张连长说。看到了小郭步子慢下来,就着急了,就右手扛枪左手伸出拽住小郭的右胳膊往山上拉。。。。。。。。
然后,由于他俩这一耽搁,所有战士都跑过他俩的身边,看来他们是最后一个跑上去。
张连长拉着战士小郭刚跑到山上,就看到通讯员小梁站在战士中间,喊道:
“连长,营长叫你到营部去一趟。”
“马上去!”
张连长回答,就被枪放在地上。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大家歇一歇,我到营长那里去了。”
“是,连长。”
然后,小梁就和张连长向前面一片叶树相叠的林子间的西侧营部走去了。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
COPYRIGHT © 2016 天马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_对联_情感日志_文章网沪ICP备11003810号-1
【电脑版】  【手机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