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文学
+

秦不渝∶绝命刀‖凉州

2017/1/14    作者:秦不渝    来源:凉州听雨楼    阅读:413

  秦不渝∶绝命刀‖凉州秦不渝原名王刚,简居凉州。淡然,安静,酷爱文字,行走在生活低处,无字不欢。中国散文家协会  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  会员武威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凉州听雨楼微杂志执行主编拟出版:武侠小说集 《大地红》散文集 《雕花墙上的青春》正创作:长篇侠情小说《祁连血》长篇青春小说《子夜歌》

微信:qbuyu2266                  

                                  绝命刀

                       文/秦不渝

清末年间,西北一带马匪出没,悍盗横行,但凡出外走动的男子或是职业刀客,都要随身携刀一把,前者防身自卫,后者则炫耀扬名;如此刀一走俏,那些铸刀的匠铺自然雨后春笋般林立起来。然而这打铁铸刀可不是随手捏面人的活儿,讲得是真功夫、实本事,没有一套绝活是挺不下来的。因此,那些鱼目混珠的匠铺开得早,败得也早,到最后,在沙堡子镇上屹立不倒的,只有石铁匠的“绝命刀铺”。

石铁匠祖籍新疆和田,早年流落到陕甘一带,凭祖传手艺,打铁铸刀为生。别人铸刀,讲究得是烈炉中熔铁,钢槽里定模,并由青壮添手轮番挥锤,分别锻击锋、脊、从、锷、柄五部,九炼三淬,趁热快打,然后至少花半月时间磨砺,方可铸造得一口好刀。然而石铁匠打刀,却是只身独锤,不紧不迫;熔铁时先沏上一壶老茶,定模时一边品茶一边擂锤,左敲敲,右打打,声音轻得就跟弹棉花一样。更奇的是,刀模铸好,并不淬火,而是冲刀上连喷三口冷茶,在一片白汽腾腾里,活完,刀成;然后也不磨砺,封存三日,便挂店出售。

起先几年,刀客们谁都嗤之以鼻:这个铸法,怎能出来好刀?但石铁匠仿佛置若罔闻,依旧我行我素,不仅打出了长刀、短刀、柳叶刀;朴刀、弯刀、鬼头刀;更打出了割稻刀的锲刀,收麦用的镰刀,并且要价都不低。

直到后来,有个叫沙里飞的刀客放胆买了一把,一刀砍了马匪头子的马阎王后,人们才如梦初醒,纷纷认错求刀,一时刀铺门庭若市,石铁匠声名大振,并因他铸的刀一刀绝命,故而送匾称其为“绝命刀”。

然而这刀生来就是双面利器,刀客用它惩恶扬善,匪盗用它杀人越货。那年头,刀客稀绝,匪盗横行,其实石铁匠铸的刀八成都落在了匪盗手里。连续几年,匪盗们仗着石铁铸的利刀,打家劫舍,为祸乡里,弄得民怨沸腾。老百姓表面上不敢声张,背地里都戳着石铁匠脊梁骨痛骂,以至于他年逾四十,也没一家肯将闺女嫁他为妻。可惜石铁匠却蒙在鼓里,每日按部就班,依旧醉心铸刀,甚至还为自己铸的刀走俏而沾沾自喜。

这年冬上,石铁匠突然接到家书,说老父病逝,他急忙关掉刀铺,回和田奔丧。从沙堡子镇到和田有两条路,一是穿嘉峪关的官道,一是翻镜铁山的小路。石铁匠急不择路,冒险翻镜铁山,被“镜铁山五义”捉住,押到了“忠义堂”。

这“镜铁山五义”是活跃在镜铁山一带的五个年轻勇士,他们洒血结义,行侠除恶,是那年头西北为数不多的真正刀客。

此时见石铁匠活捉,五义横指齐骂:“好你个发昧心财的石铁匠!你助纣为虐,惨害无辜百姓,今日送上门来,正好剁了以谢苍生!”

石铁匠闻大惊:“壮士住手,俺老石铸刀开铺,手艺吃饭,讲究得是你买我卖,公平交易,何谈欺客昧心?还请壮士明察。至于助纣为虐,祸害百姓,这更是从何说起呀?”

“大胆铁匠,居然还想狡赖!”五义拍案而起,五把刀齐刷刷架在石铁匠颈上。石铁匠拼命挣扎,大喊冤枉:“壮士呀,俺老石兢兢业业铸刀,本本分分为人,今天落此下场,自知难逃活口,但死也要让俺死个明白呀!”

“好,那就让你当个明白鬼!”五义见他神情委屈,一脸苦相,就收刀问他:“沙里飞你可认得?”石铁匠点点头说:“认得呀。”五义又问:“你铸的刀多半可是卖于了他?”石铁匠又点点头说:“对呀,他可是第一个买俺刀的人呢。”五义冷声暴喝:“那你还装什么糊涂。沙里飞杀了马阎王后自立为王,用你卖给他的刀为害四方,这不算助纣为虐又算什么?”

什么?石铁匠闭门铸刀,做梦也没想到沙里飞竟是人面兽心的马匪头子!他悔愧交加,低头无话可说。只是一想自己身死异地,不但不能见亡父最后一面,更不能为父扶柩守陵,当下悲从中来,放声大哭。五义见他如此恸哭,一问事情原委,就动了恻隐之心,遂放他下山。

石铁匠难以置信,“扑通”跪地,拜谢不杀之恩。五义扶他起来,冷冷道:“你也不必称谢。只因你实不知情,且孝心敬父,我们才感你人性未泯,放你回去。不过你以后铸刀也要扪心自问,切不可再为几个臭钱助纣为虐,不然,我们兄弟必取你狗命!”

石铁匠拱手洒泪:“不杀之恩,定当图报。金玉之言,一生铭记!”

石铁匠匆匆赶回和田,安葬了老父,刚回到沙堡子镇上,就听街坊百姓奔走相告,说“镜铁山五义”要向沙里飞挑战。他闻讯振奋,立即推掉所有上门生意,决定要倾心铸把真正的绝命刀,赠给五位义士让他们为民除害。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刀刚铸好,沙里飞却捷足先登,破门而来!

原来这次决斗,双方势均力敌,沙里飞为稳操胜券,自然就想到了石铁匠的绝命刀,因而火速赶来,强横再求。石铁匠心中叫苦,刀若给他,自己背信忘恩,往后有何颜面活于世上?若不给他,自己身单力薄,又如何能看护留住?

眼看沙里飞将刀夺走,石铁匠灵机一动,突然叫道:“大王且慢,这刀——还不能用!”“胡说,你敢骗老子!”沙里飞眼露凶光,一脸狐疑地盯着石铁匠。石铁匠面不改色道:“大王不知,俺先前铸刀不磨不砺,名为绝命,实却不符。而今大王若要以此刀取胜,必要待俺再磨上三日,方能真正一刀绝命。”沙里飞见他语气垦切,就信以为真,在镇上静等起来。而石铁匠也一连三日闭门霍霍,果真头一次砺起刀来。

这日黄昏,“镜铁山五义”如约而至,沙里飞慌忙冲进匠铺取刀,然而除了看到一把空空的刀鞘,先前锋利的刀刃竟被石铁匠磨成一堆碎屑!“娘的!这刀怎么用?”沙里飞见状,肺都气炸。石铁匠却呵呵一笑:“大王莫急,你先用别的刀抵挡一阵,这绝命刀待俺装鞘后就亲自给你送来!”

情势紧迫,沙里飞顾不上跟石铁匠磨牙,只好吞气作罢。不过,他生性狡诈,为能彻底消灭五义,还是暗备了一手。战至中途,只见他一声呼哨,那些早己埋伏四周的喽罗蜂涌而出,刹那间刀枪矛戟当空舞,嘶鸣吼叫震天响,将“镜铁山五义”团团围住。五义虽然骁勇刚猛,但毕竟“好虎斗不过一群狼”,混战中逐渐气血亏损,体力不支,不到一炷香工夫,皆束手就擒。

沙里飞欣喜若狂,当下喝令搭起刑台,就要将五义斩首示众。就在围观百姓纷纷惋惜落泪时,谁都没想到,石铁匠信步走来,竟然将绝命刀递到沙里飞手里。

襄助贼寇,诛杀恩人,这石铁匠莫非疯了?“镜铁山五义”气得双目喷火,围观百姓也戳指咒骂,惟有沙里飞大喜过望,砍头剁人,他正愁没有一把利刀呢。伸手去接,不料石铁匠突然把刀往地上一丢,电光石火间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迅速抵在他脖颈上,厉声吼道:“自古决斗讲究公平,你以众欺寡,算什么汉子!”

沙里飞大惊,颤声问道:“你待如何?”石铁匠冷冷笑道:“听着,快放五位义士离开,不然,俺一刀宰了你这王八羔子!”

惊变陡生,猝不及防。沙里飞没想到石铁匠敢和自己作对,虽然牙根恨得发痒,但为保狗命,也只好依言下令,命众喽罗放人。

捆绑松开,“镜铁山五义”不禁惭愧跪下:“石兄,我们兄弟有眼无珠,刚才错怪你了。”“哎呀,壮士快走。保全你们性命,日后还要靠你们行侠仗义呢。”石铁匠只顾催促,却不料沙里飞趁机缩头一闪,反手夺过他手里匕首,猛地倒插进他心口。可怜个忠厚仁义的石铁匠,哼都没哼一声,就一头栽倒过去… …

“镜铁山五义”愣在当地,还没来及起步,就又被众喽罗挺枪舞刀团团围住。沙里飞反败为胜,狞笑着从地上捡起绝命刀,跨过石铁匠尸体,恶狠狠地朝五义扑来。

谁知到了近前,他随手一拔,那刀却怎么都抽不出鞘来。这可奇怪?沙里飞立即叫过名喽罗抓住刀鞘,自己则双手紧握刀柄,呲牙咧嘴往后猛抽,劲道一足,只听“嘭”的一声,竟然抽出一截断柄。这是怎么?难道刀断了?就在沙里飞怔愣瞬间,奇迹发生了,只见细牛毛的碎屑铁刃犹如满天花雨般从刀鞘中激射弹出,顷刻扎得他满脸满身都是。“啊——”杀人不眨眼的马匪头子痛苦地捂脸倒地,像血刺猬一样乱滚乱撞着,渐渐没了声息。

原来那天石铁匠急中生智,先在鞘里按了机簧,又把利刃磨成碎屑,索性灌装进去把刀完全改装。好个石铁匠,这一改好生了得,沙里飞一拔刀柄,自然牵动机簧送了狗命。而那些喽罗早就被这绝命怪刀吓得魂飞魄散,见沙里飞一死,纷纷丧家犬一样落荒而逃了。

“镜铁山五义”洒泪安葬了石铁匠,带着他改装的绝命刀,从此一边行侠仗义,一边向人们宣扬他智灭贼寇的故事。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
COPYRIGHT © 2016 天马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_对联_情感日志_文章网沪ICP备11003810号-1
【电脑版】  【手机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