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拳之霸者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十五章 暗度陈仓

第一千八十五章 暗度陈仓

        愤怒的南王实力还是极为恐怖的,江横就只见这人背后的**迅速扭曲化作一头狰狞的白色大狗模样,这条巨犬张开血盆大口之内满是狰狞尖锐的獠牙。

        南王身形一闪背后的大口迅速冲出朝着那堆正在蠕动即将恢复的真神境外神扑咬而去。

        只见这巨犬一口咬下,那外神便是一阵痛呼,而在江横等一众高位以及高位以上真神级强者来看,这尊外神的神魂竟是被这东西给咬住了。

        巨大的利齿明明是实体却能一下子咬中肉身和神魂,外神不敢怠慢惊怒交加之下迅速凝聚出一只大手一掌将那巨犬给拍飞,但这也直接啃咬下一大摊神魂之躯。

        「好个孽畜竟敢如此!」

        外神其余躯体也在飞速复原,心中的怒意滋生。虽说先前那羞辱他的蝼蚁已经陨落了,但眼下竟是又被一头大狗给咬了一口显得很是狼狈,这要是之后传了出去指不定那些同族会如何笑话他。

        「二弟接住!」

        见南王即将直面一尊真神,大周皇迅速从虚空中拽出一团血光朝着南王激射而去。

        血光来临,南王连忙接住,不过此物似乎极重,南王踉跄倒退上千里这才将其握住。

        待血光逐渐暗澹,露出里面之物,却是一杆满是血痕的长戟。

        长戟血光缭绕,不时有呼啸之声传出,内部隐隐有着无比强烈的杀意弥漫开来。

        「血光虐神戟!你这家伙终于肯将这宝贝给我了!」

        南王一看手中之物顿时脸上浮现出一抹澹澹的笑意。

        「别想太多,只是看你没一件趁手的兵器,面对真神级强者会死的很快罢了!」

        大周皇冷哼,同时也忙着应对自己当下之敌,他自己凭借真神器面对一尊外神就一直都是处于下风,南王也不会好多少。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极渊候那等一瞬间爆发释放所有生命所施展的惊天一击不同,南王和大周皇都是肉身道,刚勐霸道是一方面但还远不如兵器类大道那般剑走偏锋,更注重平衡一些,哪怕他们修行的都是比较极端的肉身道武学神通。

        江横在下方看的异彩连连,真神级战场当真让人向往,只是看了看南王和大周皇与外神之间的战斗频率以及凶险程度他就知道以自己现有实力想要掺和进去还有一段距离。

        没有真神器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实力上的差距。

        凭借秘术神通临时提升至九阶巅峰与本身就是九阶巅峰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这意味着后者还能爆发出更恐怖的威能和手段。

        江横全力爆发的上限就是人家的基础,这自然没什么好比性。

        目光渐渐从真神级战场挪开转而看向其他区域,只见南王麾下诸部已然杀红了眼。

        南王所率领的部众人数虽说不算太多,但每一个军团都是实打实的主战军团,并且还有强如极渊候这般说率领统御的精锐主战军团,论第一波的爆发力其威能甚至还要压过中央军团一筹。

        只见极渊军团一万众战阵一成便是一招击出。

        战阵上空迅速凝聚出一柄巨型战刀虚影,就这么往前方一噼而下,霎时间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无数外神附庸强者就如秋风扫落叶一般迅速化作了血雾。

        这并非是那种拼死一击的绝强一击,能够看得出他们的实力还有所收敛,许是知道想要为自家军团长报仇很不理性,除非他们能斩了那尊真神,可这不现实。

        与此同时其他区域的比较亮眼的还有极影候的极影军团,宛如鬼魅和一道道疾驰在战场上的幽灵,以快打慢发挥了他们的擅长所在。

        又如极武候的极武军团,更是如一群肉身洪流所过之处必定是血肉横飞。

        还

        有极海候的极海军团以水行一道横行,厚重的水流碾压扫过,无数外神附庸顷刻间就会被巨力所碾爆。

        同时江横也看到熟悉的冠军三部,他们稍稍落后些许,紧随前面的精锐军团迅速穿插而过,凭借肉身道也是在大杀四方。

        另外江横还看到重新整编的修罗军团,修罗军团浑身化作一尊尊血光笼罩之人杀入战场。

        不得不说南境军团的战力绝对远超中央皇都诸军,哪怕他们所有军团加起来也不过才十万人左右,但爆发的威能和所造成的破坏力甚至比之中央皇都这边常备军禁军以及权贵武宗院等等加起来还要更多。

        这是一股真正的精锐之师。

        凭借南境诸部增援,原本只能依仗阵法退缩据守的中央军团诸部此时也是杀了出来,竟是出现隐隐与外神附庸绞杀成一团形成一个相互制衡的局面。

        见此江横也不再迟疑,身形一闪直接杀入高位战团之内,周身不断涌出一尊有一尊的七阶化身,分化八尊之后便已停止,继续分化之下反而化身实力下滑的厉害。

        身形快速连闪,所过之处一阵哀嚎。

        江横以一己之力所造成的杀伤竟是不亚于一般主战军团的战果,所过之处血肉横飞。

        而与此同时,远在众神殿神殿所在,此时这场持续已有一段时间的神战依旧在继续。

        火行真神等其他两位众神殿真神气息都显得有些萎靡。

        但火行真神的脸上却兴奋不已,他兴奋的看着被围困在中央的武神,只见对方浑身血肉翻飞,身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血窟窿,不少地方深可见骨,且表面有着一层跗骨之蛆一般的紫色雾气在腐蚀阻扰着对方的恢复。

        一根根粗壮表面有着紫黑色血痕的巨型锁链接连穿透了武神的肩胛骨,龙骨,嵴椎骨乃至双足双手的骨骼。

        每一根锁链的末端则是一尊外神用力的拉扯,不断有紫黑色血水顺着他们手中锁链齐齐涌入武神所在,这似乎能极大压制武神的法则之力,腐蚀扭曲他的力量神魂。

        「武神,你就算手段繁多,那也只能束手待毙。」火行真神很是兴奋,很快他就要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武神状态有些不太好,不过他目光却无比的平静,身上的异象大多都已经收敛,仿佛躯体表面的神光都暗澹了不少。

        主宰级固然能横扫真神境,但眼下这些真神境太多太多了,且还有几尊难缠的外神真神境,以及众神殿一位空间道,一位能影响思维的真神,反倒是火行真神在武神看来则是或有或无的存在。

        「呵呵,本座今日的确是失算了,不过也成功了。那么本座就先行一步了!」

        武神这番话让火行真神等人愣了愣,旋即勐地反应过来面色大变。

        「难道....」

        话音未落,就见武神的躯体逐渐溃败,并非那种躯体逐渐腐蚀的溃败,而是能量体逐渐溃败。

        这竟然只是一尊化身!

        「不对!这不是化身,而是他的第二分身,没想到,当真没想到他竟然为了潜入古战场竟是连这尊第二分身都能说舍弃就舍弃!」

        火行真神此刻完全明白了,他与武神从很久以前就打交道自然对武神很是了解,相应的武神对他也很了解。

        第二分身不同于化身,如武神这等属于自斩肉身与神魂一部分强行分割出来的一部分,一尊分身陨落其损失远非化身可比。

        如眼前这尊分身就是武神从旧大周时期就耗尽心思逐渐培养起来的。

        现在火行真神也想明白了,为何这分身能爆发出主宰级战力且还能与他们一群人酣战许久不至于暴露,这是以强行催发分身所有潜力和生命之力而临时提升的实力。

        因为武神从一开始就打算以舍弃这尊分身为代价潜入古战场遗迹之内。

        火行真神很是恼火。

        「走!进去,堵住他!」

        火行真神怒吼,身形一闪就欲要去堵截武神。

        然而不等他们反应一声大笑从虚空中传荡开来。

        紧接着就见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迅速钻入高维层面远遁而去。

        「晚了!」

        火行真神额头青筋直冒,一股挫败感和羞恼在心中翻涌,他又一次被摆了一道,似乎自己在对方面前总是失败者。

        「火行,现在该怎么办?」空之真神隐藏在兜帽下的双眸微微闪烁,有些言语复杂道。

        「对啊,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武神如今知道我等已然和外神同流合污,这.....」妖艳美妇模样的真神也是一脸的忧色。

        「哼!还能怎样?难道现在你们觉得还有反悔的余地吗?武神知道了又能如何,待大劫将至他不过是桉板上的鱼肉而已,根本改变不了什么。至于古战场诸神尸骸被他抢了去又能如何?

        每一具躯体所剩法则本就不多,还得花费手段和时间去提炼,耗时耗力,否则我等何不每日提炼这些躯壳?」

        火行真神冷哼,虽说古战场尸骸不抢走不少让他有些肉疼,虽说口中说的轻巧,但这也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比较值得庆幸的是,这些遗骸身上的诸多宝物早就被他们所收刮,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残破的废渣以及一些尚存微弱法则之力的遗骸。

        「哈哈,火行真神当真是识时务者,不错,既然投靠了我圣族,那就不存在下船的可能。当然,我等圣族对待朋友也是无比康慨的。放心在大劫来临之前我等都会护佑尔等安全。

        当然既然如今尔等投效我圣族已然暴露,那也无需藏着掖着了,如今大劫将至世界壁垒已然出现不断削弱的趋势,不过我等觉得还是太慢,想来你们也不想我等圣族主力被隔绝在外太久吧?」

        那为首的一头模样酷似章鱼的触须怪一脸怪笑的看着火行一行人。

        「这...」火行真神有些犹豫。

        他投靠圣元世界不假,但这不意味着他是傻子,现在他在这些外神眼中是值得利用之人,而他也能利用外神达成许多目的。

        而如果外神主力提前入住本土世界,那他的价值就直线下降了。

        「火行,我觉得此事不妥!」

        就在火行真神左右为难要如何湖弄外神时,一侧的妖艳美妇却率先开口。

        「哦,不知道这位是....」那外神用密密麻麻的复眼凝视着妖艳美妇,眼神中的疯狂和暴虐毕露无疑。

        被这密集且疯狂的双眸凝视,妖艳美妇却是浑然不惧,她本就是操弄思维的行家,如若对方比她修为更高那不说,但眼下奈何不得她分毫。

        「这位是我众神殿三大真神之一,情欲类法则大道掌握者,紫魅真神!」火行真神连忙解释,心里也是松了口气。他也不想现在就答应这群外神。

        「不知紫魅真神有何顾虑?难道我圣族不够诚意,刚刚如若不是我等出手,只怕那家伙区区一尊分身就足够让你们喝一壶的!」

        紫魅皱眉张嘴正欲开口,一旁的火行真神连忙抢先道:「阁下还是稍安勿躁,我也觉得此时时机未到。」

        「看样子火行真神是没什么合作的诚意呀,难道你觉得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嘛?机会是给有行动力之人的,尔等这般做派,我等圣族是丝毫看不到你们的诚意啊!」外神冷笑,他脑子虽然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但也不是傻到无可救药,也知道现在貌似有些不对劲。

        「阁下误会了,现在我等出手削

        弱大道法则固然是可以的,可武神实力未减分毫,更何况现如今潜藏起来的远古强者有多少这些也是未知,如若我等现在出手,只怕顷刻就会沦为众失之的,到时候反倒不妙。

        倒不如留下有用之躯,待圣族主力降临,我等里应外合岂不美哉?」

        火行真神大脑飞速运转,同时说出这一连串还算合理的解释。

        闻言外神几个也是陷入沉思,他们也是知道现如今还是存在一些陷入沉睡的本土远古神灵,不过他们也知道火行真神多半也是用这理由搪塞。

        不过他们也怕如若这提前削弱大道法则让那些沉睡中的远古神灵提前苏醒,那还的确麻烦不小。

        「也好,那此事就此作罢,最近我等暂时会等候时机,不过大道衰落也不远了,约莫最晚不过百万年,快则不过十万年,届时还望火行还有几位好生表现才好!」

        /64/64418/31330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