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在线阅读 - 第2162章 姐妹

第2162章 姐妹

        澄碧夫人离开时,伫足在草溪村的村口,扭头回望。

        这个村子偏僻、贫穷、一如蛮夷之地。

        可此时在澄碧夫人眼中,这草溪村却像笼罩着一层迷雾,让她猜不透,也看不穿。

        “萧戬……我倒要看看,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面对这一场来自南疆的大风暴,当如何应对。”

        澄碧夫人深呼吸一口气,转身而去。

        苏奕拒绝交出那门可以采集和利用血色剑气的秘法。

        这也就意味着,一场大战已不可避免!

        只是,澄碧夫人哪怕离开,心中都无比困惑,那萧戬……究竟哪来的底气,敢选择去和南疆八大顶级势力的强者对着干?

        要知道,此次那南疆八大顶级势力,各自派遣出了一批妖仙!

        加起来,足有上百之众。

        除此,还有圣境层次的妖君人物坐镇!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

        不谈其他,仅仅只是这样的阵容,已足可横扫整个南疆地界!

        而澄碧夫人清楚,除了这些,还有许多依附在南疆八大势力的道统参与进来。

        有数不清的强大妖修和魔修已枕戈待旦!!

        ……

        “萧大哥,我们真要和他们开战么?”

        庭院中,阿凌眉梢间尽是担忧。

        她虽涉世未深,可也清楚,当这一场风暴席卷而来,注定可怕之极!

        “不是我们想开战,而是他们想送死。”

        苏奕眯着眼睛晒太阳,随口道,“等把他们打怕了,意识到自己和蝼蚁也没区别,他们自然不敢再来挑衅。”

        人生于世,难逃恩怨纠葛。

        在修行界,打打杀杀必会招惹数不尽的麻烦。

        无论前世今生,苏奕早历经不知多少世事浮沉,哪会不清楚这些?

        “你啊,就别瞎操心了。”

        苏奕温声道,“车轮战也好,人海战术也罢,他们来多少,就会死多少,不会有区别。”

        阿凌一怔,点了点头。

        “你去告诉族老,最近这些天,别让村民外出了。”

        苏奕吩咐道。

        “嗯。”

        阿凌点了点头,匆匆而去。

        ……

        出乎苏奕意料的是,还没等到那一场风暴席卷而来,反倒是有一批意想不到的强者来了。

        三天后。

        傍晚,阴天。

        像墨汁般的云层覆盖在魔乌山上空,天地间一片压抑沉闷。

        躺在庭院中打算晒太阳的苏奕皱了皱眉。

        若非没有道行在身,他保证一剑劈了那漫天乌云,让天光尽情倾洒在身上。

        旋即,他哑然失笑。

        若有道行在身,他何须如此在意晒太阳这点小事?

        不远处,阿凌在缝制一双兽皮靴。

        她坚信自己的萧大哥一定会恢复过来,以后就可以穿上自己做的兽皮靴了。

        一切都那般安静。

        可随着天穹越来越阴沉,无声无息地,在极远处的天地间,三道绚烂的遁光从天而降,化作三道身影。

        为首的是一名身着紫色长衣,仪容冷峭美丽的女子,浑身弥散着仙灵之气。

        其他两人则是男子,一个魁梧健硕,须发如戟,一身青铜甲胄。

        一个满头血色长发,身着金袍,面容俊美。

        两者身上,同样弥漫着仙道层次的气息。

        “你是……霜儿!?”

        村子里,族老厉长青第一个被惊动,当远远地看到那为首的紫衣女子,不禁吃惊叫出来。

        唰!

        紫衣女子的目光如冷电般看过去。

        半响,她唇角泛起一抹笑意,道:“族老!霜儿回来看望您了!”

        厉长青惊喜道:“霜儿,真的是你,太好了,太好了!”

        当天,杨霜儿和两位同门师兄弟一起返回的消息,在草溪村传开,村民们都纷纷出来相迎。

        “你姐姐回来了?”

        苏奕一怔,“难道说,她也听说了天火妖宗覆灭的消息,故而才第一时间赶回?”

        “萧大哥,我……我也想去见一见姐姐。”

        阿凌明显有些患得患失,很期待,也有些紧张。

        “去吧。”

        苏奕笑着点头。

        “嗯!”阿凌转身离开庭院。

        厉长青的住处。

        阿凌见到了姐姐杨霜儿。

        姐妹俩的模样有七分相似,相比而言,已踏足仙道之路的杨霜儿,风采风胜一筹。

        随意立在那,衣袂飘舞,风姿卓绝,直似鹤立鸡群般,光彩照人。

        而阿凌则显得很质朴,浑身透着一股乡野气息。

        当第一眼看到风姿绰约的姐姐时,阿凌怔了怔,不免有些自惭形秽。

        “你是……阿凌?”

        杨霜儿第一时间走过来,紧紧握住了阿凌的手,眼眶泛红,“我可真没想到,父母还给我生了个妹妹……”

        阿凌嗫喏道:“我,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在这世上,我还有一个姐姐。”

        少女也很激动,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不远处,厉长青看着姐妹重逢的这一幕,心潮起伏。

        他当即起身,带着其他人离开,把房间留给了这对命运坎坷的姐妹。

        庭院中。

        跟随杨霜儿一起前来的两名男子,随意地站在那,不苟言笑。

        一些村民原本很热情地上前打招呼,可这两人的反应却很冷淡,眼神中还带着排斥之意。

        顿时,那些村民都尴尬地笑了笑,退了下去。

        那些孩童可没有这样的顾忌。

        一个头扎羊角辫的小女孩上前,脆声道:“叔叔,你们是仙人吗?”

        那身材魁梧,身负甲胄的魁梧男子低头看向小女孩,眸子中凶光毕露,唇中吐出一个字:

        “滚。”

        噗通!

        小女孩吓得跌倒在地,小脸煞白。

        这一幕,恰好被刚走出房间的厉长青看到,脸色顿变,第一时间上前,将小女孩抱起,同时道歉道:“小孩子不懂事,还望阁下息怒。”

        魁梧男子身旁,那面容俊美一头血色长发的金袍男子淡淡道:“别怕,念在杨师妹的面子上,我们也不会和你们这些乡野贱民计较。”

        乡野贱民!!

        这样的字眼,就像刀锋般插入在场村民心头,脸色都变得难看下来。

        厉长青强忍着心中的愤怒,赔笑道:“多谢阁下高抬贵手!”

        金袍男子挥了挥手,道:“让闲杂人等都离开吧。”

        “是!”

        厉长青当即行动起来。

        之前,他已了解到,此次和杨霜儿一起返回村子的这两位同门,都来自天象妖山!

        并且,是名副其实的妖仙!

        这样的大人物,别说在这草溪村,就是放眼整个南疆地界,都几乎没人敢招惹。

        原因很简单,在整个沧澜界,天象妖山是第一道统,主宰般的大势力!!

        房间中。

        随着交谈,阿凌和姐姐杨霜儿渐渐熟络起来,少了许多疏离和陌生,多了一些亲昵。

        “姐姐,你怎么直到现在才回来?过往那些年,我和族老都以为你失踪了呢。”

        阿凌不禁问道。

        杨霜儿脸上浮现一抹惭愧之色,叹道:“前些年我一直跟随师尊身边修行,去了很多地方,一直想过回来看看,可因为修行之事,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她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次,我也是听师尊谈起,天火妖宗覆灭的事情充满反常和蹊跷。”

        “略一打探才知晓,原来斩掉天火妖宗的那一道血色剑气,竟来自魔乌山深处。”

        “故而,师尊才允许我回来一查究竟。”

        ”直至抵达火鼎城,当我打探到天火妖宗覆灭的各种细节后,才蓦地发现,这一切竟和草溪村有关!“

        说着,杨霜儿眼眸凝视着阿凌,“妹妹,这真的是你做的么?”

        阿凌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道:“不瞒姐姐,的确是我做的,不过……我也只是借用了那一道血色剑气而已。”

        杨霜儿赞叹道:“没想到,妹妹你已经如此厉害了!只是……我很不解,你是如何掌控那等血色剑气的?”

        阿凌道:“我可没这么大能耐,这一切都是萧大哥教我的。”

        “萧大哥?”

        杨霜儿若有所思,“是那个名叫萧戬的人么?”

        阿凌惊讶道:“姐姐也知道萧大哥?”

        杨霜儿笑道:“我曾前往天罗阁打探消息,自然听说了此事。”

        顿了顿,她好奇道:“妹妹,你手中可还有那血色剑气,能否让我看看?”

        阿凌迟疑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将镌刻着采玄敕令的秘符拿出,递给了杨霜儿。

        杨霜儿凝视秘符片刻,道:“这其中,藏有那血色剑气?”

        “正是。”阿凌耐心解释道,“一枚秘符,只能承载三道血色剑气,之前在火鼎城中,我已用掉一道剑气,如今只剩下两道了。”

        “奇怪,当初我师尊也曾来魔乌山探寻机缘,也曾远远地见识过那一道通天般的血色剑气的可怕,以她老人家那圣境仙君层次的道行,都不敢靠近过去,更别说采集这等剑气了。”

        杨霜儿喃喃,“那萧戬……又是如何办到的?”

        “姐姐你不知道,别看萧大哥遭受重伤,现在和废人也没区别,可在他身上,不可思议的地方多着呢。”

        阿凌脆声道,“像这一道秘符,就是由采玄敕令镌刻而成,也是萧大哥教我的。”

        杨霜儿星眸一亮,“这么说,妹妹你也懂得采集那一道血色剑气的秘法了?”

        阿凌一愣,忽地察觉姐姐似乎也太在意这一道血色剑气,不禁说道:“姐姐,你此次回来,是为了那血色剑气吗?”

        杨霜儿眼神怜惜道:“不错,我是奉师尊之命前来查探此事,但更重要的是,我也想借此机会回草溪村一趟,之前,我可真不知道,在这世上,我还有一个妹妹。”

        “或许,这就叫冥冥中自有天注定,才让我们姐妹在今天团聚。”

        杨霜儿感慨道。

        阿凌也心绪翻腾。

        “走,你带我去见一见那萧戬。”

        杨霜儿忽地说道。

        阿凌点头答应,旋即她意识到一件事,道:“姐姐,那采玄敕令秘符……”。

        还不等说完,杨霜儿掌心一翻,就收起了秘符,笑着说道:“妹妹,此物牵扯甚大,我先帮你保管。”

        阿凌心中咯噔一声,察觉到有些不对劲!